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菲梵动态 » 行业新闻 » 海底轮——脉轮支撑点
海底轮——脉轮支撑点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6-11-24 02-54-31

Muladhara——海底轮

我们沿着脊柱向上攀升的旅程,始于脊柱底部,第一脉轮的家。第一脉轮是整套体系的根基,是撑起其余一切脉轮的基石,是以这个脉轮具有关键性的重要地位。第一脉轮贯穿连接了元素“土”,和一切牢固、俗世的事物,例如我们的身体、我们的健康、我们的生存、我们有的物和钱,和我们专注的完成个人必要的能力。这是人的意识以最终的方式呈现进去,坚实而触摸得到。活得健康是我们的必要,接受限定和纪律则更是不可或缺的,如此能力让意识具象显化。

在这套体系里“土”代表形式和固体,是物最密实的状况,也是脉轮系统中最“低下”的那一端。位于人体最低的位置,海底轮看起来是振动的深红色,这是最开始的色彩,也是波长最长的色彩,在人们看得见的脉轮系统光谱中,它的振动频率最慢。


这个脉轮的梵文名字是“Muladhara”,意思是“根部的支持”。坐骨神经从荐神经丛向下走到大腿、小腿,是人的身体内最粗最大的末梢神经(大约大拇指那么粗),很像是神经体系的根部。腿和脚供给人们行动能力,让人们可以执行身体所必要的任务,从地球和周遭获取保持生命的东西。而人们的双足所踩踏的土地,贯穿连接了神经体系和第一脉轮的元素“土”,于是在动觉上回应了一直把人们往下拉的地心引力的潜在能量。这个能量保持了人们跟地球的贯穿连接,让人们扎根于物,存在于物。


海底轮的认识主要是专注于身体的存活,这是人们“战斗或逃跑”的天性反应所在之处。疏忽这个脉轮或是它的原本元素,威逼到的也正是个人和个人的生存。在人们进展到其余脉轮之前,如不去平衡这个脉轮,人们以后的发展就会没有根,不能踏踏实实,缺乏发展必须有的稳固性。就比如一座大厦,不论建得多高多好看,大厦根基做得不稳,摇摇坠坠的,也不能长久支撑下去,倒塌是在所难免的。


而当人们的生存遭到威胁时,往往会胆怯恐惧。胆怯恐惧是第一脉轮的心魔,抵消了第一脉轮理想上应该带来的平安感和保证。程度不相称的胆怯恐惧是个征兆,表示第一脉轮的根基遭到了损伤。对于我们的胆怯和恐惧,或者可以帮助第一脉轮苏醒。

物的世界会成为圈套,是由于咱们把它看成为了圈套;一旦懂得物在更大布局中的角色,它就会迅速成为人们的朋友。当我们沿着脊柱向上行进时,会越来越懂得其余层面的根本与显化,也会懂得欣赏来自实体与物的尊严及保证。


根轮需要脚踏实地

脚踏实地是与地球保持互动和接触的过程,要接触的是地球的边缘、疆域和限定。脚踏实地让人们变得全然真实,存在于此时此地,同时得到来自地球的活力,生气勃勃的活着。虽然就力学上来讲,咱们每踏一步双脚都会触摸到大地,但假如切断了来自腿和脚的感官,如许的触碰其实是空洞的。脚踏实地包含了打开下层脉轮、与地心引力融合,同时深深下降地进入身体这个载体。


没有脚踏实地,人们就会不稳定;人们会没有了核心,控制不了自己,变得飘飘然,或者在现实的世界里做着理想的白日梦。人们会没包容、没掌握的能力。自然兴奋或满度怨气会烟消云散或者变少了,而且毫无感觉。一旦没了根基,人们的注意力就会飘飘然,不集中,导致在外人看起来“心不在焉”。在这类状况下人们会感到无力,同时会陷入对一切抱着厌恶看法,不再希望活在当下。


人们的地基让人扎根于地,“根”便是这个脉轮的意义。透过我们的根,我们得到滋养、力气、稳固性和发展。缺少如许的联系,我们会与自然分离,与万物的根源分家。切断源头,咱们就没了路径。许多人找不到他们人生真正的途径,只因尚未找到自己身体的地基。他们忙于向上看而不向下看,但下面才是双脚与途径会合之地。


人们的根基是由人们的胆识造就的。人们的胆识是一种自然的感官,是人们过去的记忆、种族和文化传承,和无法被摧毁的存在和本质预先植入的程式。荣格说这类天性的依据地便是个人潜认识里的范畴。这个是由我们的固有本性和退化趋向组成的,既广袤又壮大。当我们重视这些根基时,便壮大了本身,而得以在本能的世界里汲取众多的智慧。


人们一旦接地就不会腐化,而且会得到了踏实的安全感。透过脚踏实地,人们的意识完成了显化。在第一脉轮的层面上,想法变成了实际。从八门五花的设想,到物世界里盘根错节的条件,地球这个介面是人们信心的试验场。只需有了牢固的地基、本质的内在和对合法性的自信,人们就会找到显化的途径,并且有永远的根基。


与大地没了接触,人们也就没了与万物亲密贯穿连接的意识。人们变成由部分而非集体来主宰,不仅如此,这部分照样稀少、单方面、与全体没了贯穿连接。疏忽我们的容身之地,也难怪我们会面临健康和环境的问题了。


随着生活环境越来越机械化和都市化,人们与地球及自然的接触变得越来越少,影响了人们的健康和自我价值。人们的能量转移到上方身体,但是上方身体的能量同样弱,需要不断地去保护他。由于人们把自己视为个别的存在,最后能量就之用于操控而非连接。人们与本身的植物天本性没了链接,而且没有了的另有的自然能量、恩宠及镇静。当人们有源自自己本身的自我意识时,相对地就不必要透过自我膨胀来肯定自己。大地是人们的家,是意识、安全、保障。是人们的处所。


脚踏实地是简化的能量。咱们把意识带进身体里,而且不论实际目的是什么,身体只会存在于此地和现在的空间和光阴里。相形之下,人们思维多变,伸展到时间,空间以外,时而幻想去到哪里度假,甚至自行的感觉到阳光的温暖。而自己的身体仍是停在现在所在之处:窗外下着雪而窗里面的书桌前有一堆账单。如果人们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幻想,那么就永远都完成不了自己真正要做的事和工作,好让我们去度假。所以人们应该回到地球地面,做些踏踏实实的事,满足本身所需。

脚踏实地是解放压力的办法。向下的管道给了人们向外开释的通路,让人们免于心灵超载。物世界安全又稳固。当人们想要去追求镇静和舒心时,永远能回到喜爱的椅子、一顿美食和意识状态里。稳固感让人们更容易着力去追求更高的条理。当身体感到安全、饱足和健康时,人们的意识相对地容易流动到其余领域中。


对许多人来讲,工作本身便是落地的行为。除了供给我们生活的根本——钱之外,依靠固定的时间表日复一日工作,做出自己的规划和布局,维持本身的生存。每天相同的工作方式或许单调而费力,但事实上却因其限定让人们能有收获。透过对其努力与反复工作,能量变得充足而能显化出去。但如果不停的去随意改变,那么就会像滚石那样不能生苔。人们仍停留在生存的的层次里,是因为人们不停地在树立新的根基。只有通过努力工作和不停的努力,能力得到某个领域范畴里具有专业的能力,达到自己所想要的物,物是基础,有了基础之后幻想才可以实现。

生存  


第一脉轮的意识是生存,这是保障我们健康和生活所需的维护程式。我们是从自然层面去运作,关注饥饿、恐惧,还有苏息、温暖和庇护的必要。

生存所需唤醒了人们的意识。生存收到挑战会刺激肾上腺,爆发出额外的能量,供给战役或逃跑之所需。身体充满能量之后,也会加强人们的觉知。当生存收到挑战会刺激求生本能,同时瞬间爆发,或思考解决问题,或无意识行动。而人们的意识也会自然而然地注意着眼前的处境,像这样子的状态,在其他时候都是没有的。

为了巩固第一脉轮的能量,首先就要以满足自己生存的根本所需,让意识不致于被他们所控制。忽视这些,我们就会不断的被拉回生存意识,让我们没能“离地前进”。

在无意识(潜意识)的根源里,存在某段时间的记忆,那时人们跟地球、天空、季节和植物有较多的贯穿连接——这样的贯穿连接攸关咱们的生存,也是人们思维最初发展的基础。如同猎物一样,我们也会被猎杀。我们赖以为生的是物世界中的一份子。生存便是时时刻刻的问题。

现在环境大不相同了。人们当前的生存是透过间接的方法达成的。人们的食品来自商店,人们的热能来自墙上的按钮。人们再也不用日夜不停的看着食品,以免被饥饿的野兽叼走。再也不会担心哪里取火和保存火种。现在的问题是,人们要担心上班途中车子抛锚,或能够有足够的钱付水电费,或是家里会不会遭小偷。

尽管如此,生存天性还是保留了下来。丢掉工作、生病或被赶出公寓,都能够让人们的第一脉轮过分活跃。一旦发生这种环境,人们就会感到恐慌。生存的能量充斥着人们的系统,然而可能人们不知道怎么办。解决的方法并不是身体正准备好的逃跑或去战斗,而是以一种更觉知的方法找回自己的根。

一直受健康问题困扰,或是挣扎在经济危机中的人,都受困于第一脉轮的范围中。未遇见的突发情况,不管是来自生理、心理或外在,都会让意识困在这范围里。通常会呈现的不安和惊慌,虽没有必要,也很能够蔓延到人的其它方方面面。只要这些状况尚未处理,其就无法上升到更高层次的觉知和意识。


假如这是你的经验,请询问你自己是甚么原因让你不想在这里安居乐业?你需要取得谁的同意才能关爱自己?脚踏实地、变得稳定、独立自主,这些为甚么会让你害怕?谁为你的生存负责?你有多少想法是不切实际的白日梦,没有落实到周遭的世界?你童年时的生活环境如何?谁提供的?付出了甚么代价?你和本身的身体有连接吗?你懂得倾听本自己身体的声音吗?供给身体的需要吗?你是否有权力存在于此、站在这个空间,有你的生存所需。

保住安稳舒适的生存环境,那就是要有自己独有的能力,即包容、保留和吸引事物进入自己手中的能力。存在并且拥有,这是第一脉轮的权力。

有的才能是进修而来的技能。有些人生来就有钱,他们曾经被养成生活永久富饶,购买的是商店里最好品牌,点的是餐厅里最贵的,这对付那些如斯长大的人是再天然也不过了,并且保持在那样的条理对他们而言比拟轻易,纵然经济前提无奈供给所需。等待财产也会比拟轻易创造出财产。


大多数人却没有那种荣幸。因为从小被灌注贯注了匮乏的观点,买一套新衣服就会让我们胆战心惊;为了要不要接受一份愉快但薪水较少的工作而手忙脚乱;放假一天也会让我们重视。我们情愿对付着过日子,也不肯冒险浪费时间。我们不回让自己享用奢侈品,而小小的奢侈一下,罪恶和焦虑感就会随之呈现。这便是没有能力“拥有”,因为第一脉轮被设定以匮乏而非富饶为基础。


培养有自我能力的起始点是晋升自我价值。矛盾的是,容许本身有较多的财物,也会名副其实的晋升我们的自我价值。从钱、爱、时间、休息或享乐的角度看,主观看咱们容许本身有甚么,将会带来作用。一名老师奉告过我,她永久无法容许本身买双新袜子,只能替先生买,而后穿他的旧袜子!看上去她会花钱,而实际上自己是没有收益的。有些人发现自己很轻易把钱用在奢侈品上,但却没用时间来享受钱带来的乐趣,还有些人的艰苦是不易接受爱或快乐。细心检视了咱们容许本身领有甚么,看到原来能够领有的和咱们容许本身领有的之间的差距,就有机遇讥笑本身了。不知为甚么,关爱本身被说成为了无私乃至是险恶,但不关爱本身,往往会导致想在其余范畴获得补偿,或许想从其余人身上获得它。


为了完备的在世上安居乐业,咱们必需保持本身的权力,确定本身在这个天下的地位,同时保证本身的性命。咱们必需晋升本身“领有”的才能,以相符本身的必要。假如咱们的无认识说:“不,我不配领有。”就会制造出认识心必需降服的阻碍。

处于求生状况实在是个提醒,要咱们“醒过来”加强本身的觉知,检视本身的立足点,也便是咱们的基础、咱们的身材和地球。这是第一脉轮的主旨——海底轮既是咱们的出发点,也是路程出发点的休息处。
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