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菲梵动态 » 行业新闻 » 沟通的脉轮/喉轮(一)
沟通的脉轮/喉轮(一)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6-11-09 11-47-02

沟通的脉轮——喉轮

喉轮有16块花瓣,它被安放在脊髓颈部的区域。这个轮穴跟颈部神经丛对应,它调节耳,鼻,喉,颈,牙齿,舌头,手,手势等的功能。这轮穴负责与他人沟通,因为我们通过这些器官与他人沟通。在肉身层面,它控制甲状腺功能。尖刻的语言,吸烟,造作的行为和内疚感都会阻塞这个轮穴。

当能量穿透这个轮穴后,与他人的沟通会变得非常真诚,圆融和甜美,不沉迷于徒劳的争论。他在处理任何情形都非常得体,没有任何自我。觉知喉轮时静心坐于地上,双脚交叉,坐直、放松。如果你选择坐在椅子上,双脚彼此分开一些,不要穿鞋。双手打开,手掌向上,安放在大腿上。

当能量就像微风在你的体内流动,你感觉到自己的纯洁,你自己的纯真,你本身的平安和爱。你感到自由和轻盈。你感到手上或头上的凉风。如果你还没有感受到凉风,这表示喉轮有问题。当这个中心的神经受到刺激,在食指皮肤下会感到一点麻胀或刺痛,或者你可能会有喉部、耳朵、眼睛或鼻子的疾病,那都是由这个第五能量中心所控制的。


喉轮,它是在喉部的位置,并控制我们与他人的所有沟通。

声音……节奏……振动……字词,这些我们视为理所当然之事,强力主宰了我们的生活。运用、回应,每一天重新创造,我们是一段又一段节奏的主题,无止尽地将一丝一缕的经验交织在一起。从新生儿最初的啼哭到交响乐的和声,我们沉浸在沟通的无限网络里。

沟通是让生命运作的连结法则。从活细胞的DNA编码讯息到口语或书写文字,从连结身心的神经脉冲到连结五大洲的广播电波,沟通时协调所有生命的法则,是意识从一处伸展到另一处的手段。

在身体内,沟通攸关生死。脑波与肌肉组织之间若无电流的沟通,我们就无法行动;荷尔蒙与细胞间若无化学沟通,就不会有成长,没有循环变化的线索,也没有防御疾病的免疫力。如果不是DNA有能力沟通基因讯息,生命将不会存在。

我们的文明同样仰赖沟通作为连接基础,透过沟通我们协调复杂的工作,建立起合作文化,就好像身体细胞共同运作形成了一个生物体。我们的沟通网络是文化的神经系统,连结了我们全体。

第五脉轮是沟通的中枢,我们透过声音、振动、自我表达和创造力来进行沟通。第五脉轮的主宰意识是控制、创造、传递和接收,包括我们的内在和人际之间的沟通。此处是创造力活跃的中枢,能够将旧观念综合成新思维。第五脉轮的属性包括倾听、述说、书写、吟诵、心电感应以及任何跟声音和语言有关的能力。

沟通时透过象征符号传递和接收资讯的过程。无论是口语或文字、音乐形式、预兆或传送至大脑的电脉冲,第五脉轮都能把这些象征符号翻译为资讯。沟通的象征符号是进入内在各个层面的关键所在。借由象征符号这个媒介,我们得以用更有效的方式来呈现这个世界。象征也赋予了大脑无线的贮藏能力——我们能够在行动之前先讨论,以简洁的形式吸收和储存资讯,将思想综合成具体意象,再将意象贮藏为思想——这一切都是透过象征来重现我们的意识模式。

当我们攀升到第五层时,又更远离了物质一步。沟通是超越物质的第一层次,因为沟通让我们得以超越身体的一般限制。借由打电话到纽约,我们毋须亲临现场。打电话只需要几分钟,花费又很少,但我们却像过街一样,轻易便超越了时间和空间。我们可以用录音录下声音,阅读已逝者的日记,解开古代化石中的DNA密码,这一切都是透过诠释象征符号来达成的。

如先前所述,下层脉轮是非常个人性的。举例而言,我们的身体是以皮肤来界定显然与他人分隔的边缘。当我们的向上攀爬脉轮柱时,界线就会变得愈来愈模糊,等抵达第七脉轮的理想也就是纯粹意识时,就更不可能在这意识周围画出边界,然后说:“这是我的,那是你的。”资讯和理念如同我们呼吸的气息,是环绕在我们周围的隐形场域,我们可以从中汲取自己所需。在这个大场域中没有任何分隔,每向上一步就减少了界线和分隔,带我们更靠近“一体性”。我们透过意识互相连结的能力抵达一体境界。

沟通是一种连结的行为,是上层脉轮其中的一项统合原则。如果我跟一群人谈论“疗愈”这个主题,便是以特定观念在统合他们的意识,即使只是暂时的。因为发生了沟通,所有观众离开大厅时都分享了一套资讯,如果我演讲好几次,这套集体分享的意识就会不断增长。原本分歧的心智在沟通之后,就拥有了共同的资讯。

沟通是超越我们平常的限制并拓展自己的方法。透过沟通,我可以取得在你脑袋里而我所没有的资讯。举个例子,你或许从来没去过中国,然而透过书籍、电影、图片和对话的沟通,仍然可以知晓一些中国的风土人情和景色。沟通既能团结,也能拓展,让我们的世界愈来愈大。这样的拓展即反应了意识向上流动的模式。

往下面的脉轮走的方向,乃是朝向限制和具体显化。我们让思想形成模式,透过“命名”过程,使得这些思想模式变得明确。命名划定出界线,说明这是“此”而不是“彼”,让意识得以聚焦。命名一样事物就是去澄清它,设定它的界线,使其明确,为我们的思想带来结构和意义。

沟通形塑了我们的现实,同时创造出未来。如果我跟你说:“给我一杯水。”我就为自己创造了手上拿一杯水的未来;如果我说:“请让我静一静。”我则是在创造没有你的未来。从总统演说和公司董事会议,到武术对打或孩子的床边故事,沟通时时刻刻在创造这个世界。

沟通显然可以导引意识,朝脉轮光谱的两端前进。沟通可以看成是介于抽象观念与观念的显化之间,居中斡旋的象征系统。沟通把我们的思想明确规范成受控制的物质振频,这些振波又可以在物质界具体显化。有了字词,意识就有了工具,透过这个工具,意识可以整顿或组织周遭的宇宙,包括自身!因此,第五脉轮在身心之间的通道上占了枢纽位置。但喉轮不像心轮居于平衡的中心位置,它反映了“火”的蜕变特质,成为在不同层面转化的媒介。

喉轮——净化者

沟通的脉轮一般称为“喉轮”,位于脖子和肩膀这一带。喉轮的颜色是明亮的天蓝色,相对于第六脉轮的靛蓝色。


这朵莲花被称为“Visuddha”,意思是“净化”,这说明了这个能量中枢的两个意涵:第一,要成功的进入同时打开第五脉轮,身体必须达到某种程度的净化。比较精微的上层脉轮需要更强的敏感度,而身体的净化让我们得以通向这些精微次元;第二,声音是万物皆蕴含的振波和力量,拥有净化的本质。声音能够也的确影响了物质的细胞结构,声音亦有能力调和我们内在与周遭的不和谐频率。


与第五脉轮连结的元素是“以太”,梵文为“Akasha”(阿卡夏,意为“空”),也有人说是“精神”。在第五脉轮里,我们精进了自己的意识,足以觉知到振动的精微场域“气场”,这个精微场域就是以太界。以太界是精微物质“气”的振动场域,它既是我们思想、情绪和身体状态的因,也是果。


很少人能否认,尤其参照了现代超心理学的研究之后,正常的现实法则无法解释的现象的确存在于某次元,而且可能透过这个次元相当规律的在发生。千里眼、心电感应的沟通及千里耳这些例子,不过是超自然能力引发的现象中的某些形式罢了。“柯利安摄影”技术可以透过视觉,记录下环绕着活体生物的隐形气场,显现出这个气场如何透露健康或生病的状态。李察·葛柏医师(Richard Gerber,M.D.)在他开创性的著作《振波医学》(Vibrational Medicine)一书中,描述了为什么“在现实中,以太体的组织法则维护和支撑了肉体的成长”。疾病会首先在以太体显现出来,之后才呈现在身体组织上。同样的,针对精微题(灵妙体)治疗的技术,例如针灸、顺势疗法和灵疗,也会带来疗愈效果。


元素“以太”呈现的是振波世界,那是活体生物散发出来的能量振动,被我们体验为“灵气”、声音,或是脑海中隐约捕捉到的精微次元,我们比较稳固的现实界就包藏在这个次元里。


大多数形上学系统都假设宇宙有四个元素(土、水、火、风),但如果某个系统包含了五个元素,通常加进去的都是以太或精神,有些系统则称其为“空”,是土、风、火和水之外的非物质元素。在这些系统中,四元素描绘了物质世界,而灵性则是留给无法解释的非物质领域。


根据传统的说法,第五脉轮是七个脉轮中最后一个有元素相连的脉轮,因此精神领域是由上层三个脉轮共享。根据对脉轮系统的诠释,我把“音”当成和这个脉轮连结的元素,因为声音粗略的再现了看不见的波能场域,而且跟气振动的方式大同小异。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