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菲梵动态 » 行业新闻 » 脉轮文化与传统文化
脉轮文化与传统文化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6-11-03 05-17-18


脉轮文化与传统文化

随着对中国的社会文化现象有越来越深的认识,越发觉得,中国文化全部上是反活力的,源远流长的孝顺与听话哲学,和现在独特的应试教育体系,都是在压抑我们每个人的内涵活力也是以,实际中的、中国画中的中国人,多是佝偻着身体,很少——至少说全部上,是不高昂的。

愿越来越多的人,能看到这一点,愿我们能一路,解开锁住中国人活力的封印,让我们每个人,能丰满、丰硕地享受生命!

有股活力、生命力、能量由你而实现,从古至今只需一个你,这份剖明独一无二。假如你卡住了,它便失去了,再也无法以别的办法存在。世界会得到它。它有多好或与他人比起来如何,与你无关。保持你自己的活力才是你的事。

——现代舞巨匠玛莎·格雷厄姆


让你的活力自然运动

是创造性,而不是别的,使个体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。

屈服带给个体一种无用感,并发生没有甚么工作是重要的、生活是没有意义的等设法主意。

创造性生活是一种健康状况,屈服对生活来说是疾病的根基。


以上都是英国生理学家温尼科特的名言。

我们的教育体系提倡本质教育,也有无数人呐喊开辟孩子的创造力。然则,按照温尼科特的观点,我们全部文化所提倡的孝顺,和家长都当成长处来夸孩子的那些词——听话与乖,都是反本质反创造力的。

我曾介入编写一本书《立异的策略》,书的大抵意思是,立异可以有一套程序,按照这套程序去做事,就可以有立异。这本书纯粹是为了挣稿费而编写的,编写时都不大相信这个观点,现在更加明确地成为了温尼科特的观点,并深深地相信:一个人的创造性,必须是源自这个人的活力在某一领域无阻碍的运动。

温尼科特所说的活力,即弗洛伊德所说的性欲与攻击性,弗洛伊德也将它们统称为“力比多”。

若将活力与性欲和攻击性划上等号,活力实在会让人不安。弗洛伊德说,文化是对性欲的压抑与升华。但这一说法还是在说,性欲是基本。

温尼科特是精神分析学派的门徒,不过他反对这种泛性论。他觉得,每个人一出生都带着原始的生命能量,他将此成为活力,性与攻击是活力的两个战线而已,活力还有无数种别的展现形式,比喻自我实现,即是活力的一种极致表示。


温尼科特描陈述,每个生命都似乎一个气泡,若想在这个世界上彰显存在,都要扩展气泡的大小。所谓性欲与攻击欲,就是气泡扩展之动力的最汇合展现。

东方文化对人的理想筹划,是要把人培养一个没脾气、没希望与必要、没性能量的大好人。这样的筹划,是在扼制气泡的扩展。假若你做到了这些,你会得到东方文化下的别的人的同意,然则,你失去了自己的活力


脉轮与传统文化

若将活力视为生命能量,那么印度有一个更美的说法。印度用以修行的三脉七轮说觉得,人的身体有七个能量中央,即脉轮,每个脉轮对应着不同层面的心性。

最下面的一个脉轮是海底轮,包括生殖系统和双腿,掌管着生殖与性才能,这是最基本的生存才能。海底轮的能量充足时,你会有双脚踏在大地上的觉得,踏实,有安全感,且身体强壮。假如海底轮能量不敷,则有激烈的不安全感与恐惧,缺乏生命活气,对自己的生命都冷淡以对。

不过,若海底轮能量很足,但不提升,那么,一个人就会变得欲望过度。

第二个能量中央是脐轮。肚脐,将胎儿与妈妈接洽在一路,而以肚脐为中央的能量场,是围绕着相干互动而发生的各种感情能量。假如一个人的感情总是淤积着而不运动地剖明,那么就会导致大腹便便。

这一能量中央的能量充足时,一个人的感情丰硕而运动,在人际关系中也很从容。失衡时,本末倒置而过度依赖,和表示得对关系过度疏离,并伴随有内分泌的问题。

在咨询中,我创造,许多童年时与妈妈关系质量太差的人,他们的肚脐周围的觉得与一般人不同,有的觉得那个地方很空,有的则非常僵硬,有的则有肠绞痛的感觉。

第三个能量中央叫太阳神经丛,胃的上部,横膈膜一带。它被称为意志轮。意志力,即一个人主动决定并为自己决定承担的才能。

这一脉轮开启者,意志力强大,主动且有活力,有很强的自我掌控才能,也不忌讳去影响别的人。

这一脉轮的能量虚弱者,被动,生命呈萎缩态,在影响他人时有恐惧。

不过,若意志轮的能量强大但就卡在这里,那么一个人就会成为过度的控制欲。

第四个脉轮是心轮,以胸腔的中央位置为能量中央。心轮掌管同情、爱与慈悲。

心轮能量充足的人,能自爱且爱人,并能给出无条件的爱。

我咨询中也了解,遭遇了太多亲人侵害的人,他们的心轮部位会有梗塞感,也会觉得疼痛。

心轮能量充足但不再向上提升的人,则只讲爱,而缺乏聪慧。

第五个脉轮是喉轮,能量中央为喉咙。喉轮主管沟通、剖明与创造力。

喉轮开启且能量充足者,善于剖明,爱的剖明与愤怒的剖明,都可以很流畅。喉轮被卡住者,常常要么是爱的剖明被卡住了,要么是愤怒的剖明被卡住了。甚至是,都没有组成剖明自己内心的才能,而不绝活在混沌中。

喉轮能量强大但卡在这个部位而没有提升者,则随意马虎执着于自己的剖明,以为这就是全部,是以组成对自我信念的执着。

第六个脉轮是眉心轮,能量中央即两眉之间的眉心。

眉心轮被称为第三眼,主管对外在的洞察。眉心轮开启者,看事物时客观、稳定、有洞察力,特别是,会有极准确的直觉。

脉轮说觉得,眉心轮开启前,一个人主假如向外看,而眉心轮开启后,人就有了向内看的意识与才能。这时,聪慧才真正开启。

第三眼的位置,也被称为阴阳眼,脉轮说觉得,眉心轮完整开启者,会看到阴阳两界的东西。或许说,他们能看到能量本身,而凡眼只能看到物质的形体。

眉心轮开启但能量不上升者,会看到太多东西,但却不是能很好地处理。

第七个脉轮为顶轮,能量中央为头顶。主管灵感、使命感与大聪慧。顶轮开启者,超脱了自我的局限,而能看到全部。

脉轮说觉得,下三轮为动物性能量中央,从第四轮心轮开始,才有了人性,而眉心轮与顶轮,则让人有了神性。

而且,一三五能量中央偏男性,而二四六能量中央偏女性,顶轮则是中央的。将这七个脉轮都活出的人,才是一个完整的人。

这七个能量中央的开启,并无特定的顺序,并不是非得先开启下三轮,然后才能逐渐上升,依次开启,直到顶轮。也有人是上面的脉轮能量很强,但下三轮能量很差。

美国神话学家约瑟夫·坎贝尔在《神话的力量》一书中说,他将脉轮说视为一个比喻,寓意是,人的能量必须持续提升,从动物性的能量提升到人,再提升到对人类与宇宙全部的关怀。

我喜欢脉轮说,但不赞同,因对没有很深的修行的人来说,这个理论只能是一个说法。同时,我也喜欢坎贝尔的说法,将七个脉轮说视为一个比喻。

若将弗洛伊德所说的力比多视为能量,那么可以说,弗洛伊德的理论太过于性与攻击,是在着于下三轮的动物性能量。若人只是停留在这些能量上,实在是挺让人绝望的。弗洛伊德还说,文化是性欲的升华,但他的升华说,总给人压抑性欲的意思。但若赞同七个脉轮说,则可以说,这种能量的提升,是一种很自然的趋势,它是很深的自我实现,是人性的基本所在。

所以,我引用印度的脉轮说,只是为了夸张一个观点:不去压抑你的活力,它或许可以是非常美的,甚至,它是你的基本所在。

然则,实在有太多人觉得,自己的活力,就是肮脏的、可骇的与黑暗的。

给个比喻,我讲课时一讲到要给孩子从容,就势必会有家长问,假如他杀人放火怎么办?我也给他从容吗?


给孩子从容,意味着给孩子的活力松绑,而这样问的家长,他们是将孩子的活力视为了极端可骇的东西,所以觉得必须压抑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
温尼科特给出了很好的阐明。他观察过约六万对母子,根据他的观察,他觉得,活力或许可以被祝贺,也或许会被谩骂。被祝贺的活力,就会被当事人视为美妙之物,在释放活力时自然则享受,而被谩骂的活力,会被当事人视为可骇之物,必须结束压抑。只需在绝望,或控制不住的情况下,才会释放活力,当即,他们会有罪恶感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活力如何能被祝贺?

条件是,在母子关系中,特别是母婴关系中,孩子的活力,是可以运动的,母亲不会讨厌、烦躁、愤怒甚至仇恨,是带着欣赏与爱。孩子的活力,没有侵害他与妈妈的关系,同样,让他与妈妈的关系更加美妙。至少,孩子的活力是被允许的。

孩子的活力是甚么?即孩子的希望、必要与声音,和对感情的剖明。

具体而言即,孩子想吃奶时能否吃到,孩子想与妈妈密切时能否得到满足,孩子剖明自己的声音时能否被接受接管……

假如妈妈敏感地捕捉到了孩子的需要,并与孩子有很好的感情互动,那么,孩子的活力就是被祝贺的了。

看见孩子的活力,允许它,即是祝贺

活力如何被谩骂?

在最后的母婴关系中,爱只需一种,即妈妈满足孩子的必要并与孩子有丰沛的感情互动。别的,都不是爱。而在这种非爱情况下,孩子的活气,都或许会被谩骂。

比喻,当孩子向妈妈伸出双手要妈妈抱时,妈妈拒绝孩子,那孩子这一刻的感情必要就被谩骂了,他的脐轮与心轮在这一刻就会决定关闭。

曾有几天,我连续做了一些深刻的梦,既反响了我当下的爱情关系,也反响了我婴儿时与妈妈的关系,让我逼真地体会到:若活力能在母婴关系中运动,就像是被祝贺的本性,很美;若不,则会像是被谩骂的死本性,很可怕。或者说,先是母婴关系,而后是爱情关系的品格,授予了活力的不同偏向。

一个罕有的现象是,母婴关系若不让活气得以运动,活力就会在梦中化为恶魔的形象。若你常梦见恶魔,要明确,这或许是你人性中最为重要的东西,它很可能或许是被压抑的、被谩骂的活力

就像是,你的原始活力被加上了一个封印,你不敢让它出来。除非你对它绝望,才会放纵它搞毁坏。所谓的反社会品格,或许就是这样组成的。反社会品格者,对母爱和爱绝望,是以相关系对他们的活力再无任何制约力。他们的活力可以自然运动,这让他们看起来很有魅力。只是,他们的活力,永远以毁坏性的办法出现。

好的爱情,则可解开这个封印,让活力重新在一个被允许的密切关系中运动。

好的生理咨询也或许能做到这一点——解开活力的封印

这一寓意在《西游记》中也经典出现。活力四射然则反天宫的齐天大圣,被佛祖用一个封印压在山下500年,而唐僧则解开了这个封印。

只不过,唐僧最终还得借助观世音菩萨的紧箍咒,来控制住孙悟空的活力

这个比喻,也是我们文化的一个缩影,活力很可骇,而且是作奸犯科,特别是犯上,所以必须控制住。

小的单位,是大的单位的缩影。所以,中国家庭,是中国社会的缩影。母婴关系,则是中国各种人际关系的缩影。温尼科特等生理学家创造的客体关系生理学,探讨的主假如母婴关系,而解开中国家庭和社会轮回,母婴关系是貌似最轻易的一环。

然则,真正的任务,在于每个人的觉醒。若妈妈们能意想到,就先觉醒;若别的人意想到,请给妈妈们以支持,而不是苛责。

我想,中国文化中最致命的根结,是对人的活力的否定。虽然三字经说,人之初性本善,但社会的各种努力多是在束缚人性。

所以,明武宗朱厚照击败蒙古小王子,创造一个不大不小的军事奇迹,却只被大儒们视为胡闹。台湾的历史学家孙隆基则说,中国人重静而制动,一动就乱,是为“动乱”。一部中国历史,就是不断动乱的轮回,所以,活力总以毁坏的面孔出现。

所以,我们社会,特别反“动”。在我眼里,越来越变态的应试教育体系,一个无意识的目的,就是将青少年们的活气,束缚在考试这条独木桥上。当年,唐太宗李世民看到科考的功能后,忍不住得意地说:“世界英雄,尽入彀中。”其意思是,那些稀有如孙悟空异样有活力的英雄们,就这样被他捆到了一个共同的轨道上。

重静制动的同时,还配套的是,重人伦却抵御感情。人伦是表面的顺序,而感情是活力

我们夸张的无常,是对弱者的极大压抑。我们夸张天伦之乐,然则,更像是老者的天伦之乐,中年人和孩子都处于受苦的位置。而且,爱情在我们文化中不绝都是奢侈品。

然则,除非一个个体能得到证明--他的活力或许能让密切关系更美妙,否则,个体在关系中展现活气时,要么恐惧,因担心被抛弃;要么负罪,因觉得侵害了对方。

即,关系密切与个体活气运动的并存,才能让我们安全地成为自己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