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» 菲梵动态 » 行业新闻 » 七脉轮的梦
七脉轮的梦
文章作者:admin 上传时间:2016-10-19 02-30-56
心菲梵

脉轮颜色

人体七个脉轮七个身体


第一脉轮——肉身体

第二脉轮——情绪体(也称以太体)

第三脉轮——星光体(又称理智体)

第四脉轮——心智体

第五脉轮——灵性体

第六脉轮——宇宙体(或说业力体)

第七脉轮——涅槃体

我们有七个身体:肉身体、以太体、星光体、心智体、灵性体、宇宙体和涅盘体,每个身体都有它各自的梦。在东方生物学中,肉身体被认为是认识,以太体被认为是潜认识,而星光体则被认为是个人潜认识。

  肉身体会发生它自己的梦,假如你的胃不舒服,你的身体会发生某种梦。假如你的身体生病了,如今正发烧着,那你的肉身体会发出自己的梦。所以,能够确定的是肉身体的梦每每是出于身体的不舒服。

  身体上的不舒服、不自在和疾病,身体会发出它自己的梦。所以,你能够透过外界的安慰而激发肉身体的梦。比如说,你如今正在睡觉,假如有人拿一件湿衣服包住你的双腿,你会无端做梦,你能够会梦到自己正在横渡一条河道;假如有人拿个枕头放在你的胸口,你也会无端做梦,你能够会梦到有人坐在你身上,或是有石头掉在你身上。这些都是来自于肉身体的梦。

  以太体——第二个身体——也有它自己做梦的方法。以太体的梦为东方生物学制造出很多迷惑,佛洛伊德就误认为以太体的梦和身体压制而发生的梦是同一回事。没错,确实有很多梦是因为压制欲望所进行的,然而这些梦都属于第一个身体——肉身体的层面。

  假如肉身体上有着任何压制的欲望,例如你正在断食,那你能够梦见自己吃早饭的情形;假如你压制的是性欲,那你就能够会做各类跟性有关的梦,这些都是属于第一个身体的梦。以太体不停被除在生物学的研讨规模外,人们不停把以太体的梦当做是第一个身体/肉身体的梦来说明,这造成为了极大的混乱。

  以太体能够在梦中观光。以太体常常会分开你的身材,但当你回忆起来的时刻,你会把它当做是一场梦,那其实不是一场梦,它跟肉身体所进行的梦不同样。在你睡觉时,以太体能够分开你,固然你的肉身材还在本来的处所,但你的以太体能够分开身材,乃至观光到太空里。

  没有任何一种空间能够限定以太体,间隔也完全不是问题。对付那些不懂得以太体,不晓得有以太体这回事的人,他们或者会把以太体层面的征象说明为潜认识。他们把人的脑筋分为认识和潜认识,称肉身材的梦为「认识」,称以太体的梦为「潜认识」。但是,以太体其实不属于潜认识,它与肉身材的梦异样具备认识状况,不外是分歧层面的认识。假如你能够认识到你的以太体,那你就能够或许认识到属于以太体层面的梦乡。

  肉身体的梦能够被外界所激发,以太体的梦也能够透过外界激发。咒语便是构成以太幻觉、以太梦乡的方法之一。当一个特定的咒语、一个特定的字眼或声响,在以太体的中内心赓续地反复时,会发明出以太体的梦。发明以太体梦乡的方法有很多种,声响是此中常用的方法之一。

  曾经,苏菲的人会用香味激发以太幻觉,穆罕默德也异常爱好香味。除某些特定的香味能够激发特定的梦,颜色也能够或者激发属于以太体的梦。有一个叫做利比特(Leadbeater)的人,已经做了一个蓝色的以太梦,全部梦乡就只是纯洁的蓝色,但谁人蓝色有着一种特其余深度。以是,他就到天下各地的市肆去探求那种分外的蓝色。经过好几年的探求,他终于在印度一家市肆里发现那种蓝色,他找到一块具备那种分外深度的蓝色天鹅绒。起初,也有人用这类天鹅绒来激发以太体的梦。

  假如有人在深度的静心瞥见某些颜色,遇到到某些香味、声响或全然陌生的音乐时,这些也都是一种梦,只不外是属于以太体层面的梦。所谓灵性上的预感也是属于以太层面的征象,因此太体的梦。某些像是上师们忽然现身在徒弟眼前的征象,实在也没甚么大不了的,那只是一种以太体的观光、以太体的梦乡罢了。

  然而,人们一贯只从肉身体这个层面来研讨脑袋认识的状况,他们假如不因此生物学的角度来说明这些以太体的梦,便是完整地疏忽它们,把它们搁置于一旁,再不然,便是把那些梦归类成无认识的部门。事实上,当人们把任何器械归类成无认识的层面时,那等因而认可自己一窍不通,把工作归于无认识只是一种技术上的花招罢了。

  没有什么是无认识的,每件工作都是认识的,只是与前一层认知比较之下,它是较深一层的认识,不为人所知罢了,对肉身体而言,以太体就成为了无认识的层面;对以太体而言,星光体才是属于无认识的层面;对星光体而言,心智体属于无认识的层面。实在,所谓的认识指的是那些已经为人所知的部门,而所谓的无认识则意味着还未曾为人所知的部门,那些未知的部门。

  星光体也有属于星光体自己的梦。在星光体的梦里,你能够或者进入到你的宿世,这是属于你第三层向度上的梦。有时,在一个通俗的梦乡中会搀和了一部份以太体的梦或某些星光体的梦。当这类环境发生时,梦平日会变得一团凌乱而难以懂得,因为你很多分歧的身材同时呈现,而此中某些身体的梦会进入到另一个身体层面的梦,或贯穿到别的一个身体层面的梦里。所以有时刻,在一个通俗的梦里能够会有着片断的以太梦或星光梦。

  在第一个身体,也便是肉身体中,你既不能在光阴上观光,也不能在空间上观光,你只能待在身体所在的空间与光阴里。比如说,如今是早晨十点钟,你的肉身体只能够或者在这个十点钟的光阴和空间里做梦,它无奈超出这个时空规模。在以太体上,你能够或者在空间上观光,但你还不能在光阴上观光,你能够到任何处所去,但光阴仍旧会是早晨十点钟。在星光体的天下里,在第三个身材的层面中,你不只能够或者在空间上观光,也能够或者在光阴上观光。星光体能够超过光阴的阻碍,不外它只能回到曾经,无奈到将来。星光体的认识能够或者回溯到全部无穷的曾经,从阿米巴变形虫到人。

  在荣格生理学中,星光体的认识被称为个人潜认识,此中有着你累世的个人历史。有时刻,它会穿透进入一样平常的梦乡里,不过这类环境每是出现在个人生病的时刻,而很少出现在康健的状况下。在患有精神病的人身上,他的前三个身体已经失去了相互之间的差异性,以是一个精神病患者能够会梦见自己的宿世,但没有人会相信他,乃至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梦,他会说那只是一个梦罢了。这类范例的梦不是肉身体的梦,是星光体的梦,星光体的梦有相当大的意义与重要性。然则第三个身材只能梦见曾经,无奈梦见将来。

  第四个身材是心智体,它能够或者回溯曾经也能够或者进入将来。有时刻,当一小我面对紧急时,纵然是一样平常人都能够会瞥见将来。比如说,当一个你极其密切的人行将过世时,他灭亡的讯息能够会出现一个平常的梦乡里。你对梦的其余多重向度一窍不通,也不晓得任何其余的方法,以是这个灭亡的讯息会穿透到你平凡的梦里。

  不过这类梦平日不会很清楚,因为这些讯息必超过很多阻碍,才能够或者进入你平凡的梦乡里,成为此中的一部份。而每一个阻碍,讯息都变得有所消减与变形。会有这些阻碍的缘故原由,是每个身材都有它惯用的意味标记,当某个身体的梦要穿透到另一个身体的梦中时,必需被转换成另一个身体惯用的意味标记,以是梦常会变得凌乱而难懂。

  假如你能够或者间接透过第四个身体来做梦,不用籍着其余身体,而是籍由第四个身体自己间接做梦的话,那你就能够或者进入将来,不外,你只能进入自己的将来,你无奈进入别人的将来。第四个身体的梦是异常小我的梦。

  对第四个身体而言,曾经和将来同样都隶属于如今。在这里,曾经、将来和如今是合而为一的,统统都酿成为了如今,向后延长的如今,向前延长的如今。

  第四个身体中没有曾经,也没有将来,不外光阴仍旧存在着。光阴,纵然是「如今」这个当下的半晌,仍隶属于光阴的长流,以是你的脑筋必要会合注意力。纵然你能够或者回顾曾经,然则你的脑筋照样必需把注意力放到曾经的偏向上,而将来和如今都必需临时被你搁到一旁。当你把注意力会合在将来的偏向时,别的两个向度——曾经和如今——也就不见了。在第四个身体中,你能够或者瞥见曾经、如今和将来,但你没有方法同时瞥见它们。并且,你只能瞥见你小我的梦乡,那些属于你小我的梦。

  超出个别与时空的梦


  第五个身材是灵性体,它包括了小我与光阴的向度。来到了第五个身体,你就进入了永久。来到了第五个身体,当你做梦时,你的梦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只和你自己无关,而比拟与全体的认识无关。来到了第五个身体时,你能够或者晓得全部存在的曾经,不过,你还无奈晓得它的将来。

  对创世纪的神话都是透过第五个身材呈现。对付创世纪的神话实在都是同样的,纵然采纳分歧的意味,诉说着分歧的故事,岂论是基督教、印度教、犹太教照样古埃及的宗教,那些对创世纪的神话,对付世界是若何被创造出来、若何构成的神话,都有着高度的一致性。

  创世纪的神话之间都有一道相似的暗潮。比如说,世界各地都有着大水众多的故事,这些故事固然在历史上毫无记录,然则,记录仍旧存在。只不外谁人记录是属于第五个身体层面的认识,属于灵性体层面的认识,以是只要那些达到了第五个身体认识层面的人能够或者梦见它们。

  当你愈是深刻自己的内在时,你所做的梦与现实之间的间隔就越来越近。你在生理层面所做的梦其实不那么实在,固然它有实在在性,然而它其实不那么实在。以太体所做的梦就实在多了,星光体所做的梦又更实在了些,至于心智体所做的梦则异常靠近实在,末了,当你达到第五个身材时,你所做的梦酿成是绝对的实在。

  第五个身体是人们能够懂得实在的一种方法。事实上,说它是「梦」其实不是一种适当的说法,不外某种程度说来,它确实是一场梦,因为它的实在其实不因此主观的方法存在,固然它有自己的主观性,但却因此一种主体履历的方法呈现。

  两个已经达到了第五个身体的人有能够会有异样的梦,这在后面几个身材上是不能够的。一样平常说来,做异样的梦是不能够的事,然则从第五个身体,同一个梦能够同时发生在很多人身上。以是某种程度说起来,它是主观的。假如你察看一下曾经的记录,你会发明很多达到第五个身体的人,便是透过这类方法发明了雷同的神话。这些神话其实不是个人创造出来的,而是一群特定的人、特定的传统配合发明进去的成果。

  第五种范例的梦有更多的实在性。某种程度说起来,后面四种范的梦其实不算实在,因为它们都是属于小我的梦乡,其余人无奈分享这类小我的履历,也没有方法评判它的正确性,评议那是不是种幻象。幻象是你自己投射进去的;梦固然不是真正存在的器械,但却是你已经懂得到的。以是当你越来越深刻内在时,你所做的梦会越来越不是种幻象或设想,你的梦会变得越来越主观、越来越实在,也越来越现实。

  神学的观点都是由第五个身体所发明进去。它们或者用的是分歧说话、分歧术语、领有分歧观点,但基本上说着异样的工作。它们是属于第五个身体层面的梦。

  在第六个身体——宇宙体当中,你超过了认识与潜认识、物资与心智间的门槛与边界。在这里,你再也无奈辨别甚么是甚么。

  第六个身体的梦是与全部宇宙无关的梦。当你超过了认识的门槛时,潜认识的世界也酿成是有认识的,以是,如今每件工作都充满了生命力与认识,连所谓的物体也都成为认识的一部门。

  在第六个身体中,各类对付宇宙神话的梦乡都成为实在的。在这里,你已经超出了个别性,你已经超出了认识,也超出了光阴和空间。不外在这里,说话照样能够感化,它能够指出偏向,能够给你表示。在第六个身体所做的梦乡中,统统对付梵天、对幻象、对无穷的观点都是实在的。那些能够或者在这个宇宙向上做梦的人,起初都成为各类巨大系统与宗教的创始人。

  在第六种范例的认识状况里,梦表现出「存在」的状况,而不是「空无」的状况;梦表现出一种现实存在的状况,而不是「不存在」的状况。以是在这里,仍旧有着对「存在」的执着,和「不存在」的胆怯。物资与认识固然已经合而为一,但存在与不存在、有与无尚未合而为一,它们仍旧是分别的,而这也是最终的阻碍。

  第七个身材是涅盘体,涅盘体超过了实存事物的疆界,进入了空无里。第七个身体有它自己的梦,那是对「不存在」的梦,对「虚无」、对「空」的梦。到了第七个身体,那个是的部份已经被留在背面,乃至再也不是是不是,空无也再也是不是空无。与其说空无是空,倒不如说它是无穷,事实上,空非常存在更是无边无涯。实存的事物有它的疆界,它不能够是无穷的,只要空无才是毫无疆界。

  第七个身体有它自己的梦。第七个身体的梦没有标记、没有情势,只是有形存在于此中。第七个身体的梦也没有声响,只是无声存在于此中,绝对的安静存在于此中。第七个身体的梦是安静的梦,这些安静的梦是全然的、永无止境的。

七脉轮的七个身体
七脉轮的梦
脉轮呼吸
Top